文艺副刊|迟到的幸福

当我们沮丧失落的时候,都会怀疑老天爷是不是遗忘了自己,忘记了眷顾自己,才会让我们活得如此痛苦,其实,一切都已注定,只是时机还没到,迟到的幸福终会来临,再坚持一会儿就好。当我们羡慕别人拥有的幸福时,我们就会不自觉地放大自身的不幸,人生似乎在一瞬间就被黑暗完全笼罩,看不到前进的方向,也看不见希望,没有目标和希望的生活,再多的幸福都会被黑暗吞噬。其实我们并非一无所有,只是我们只顾着看别人的生活,没有看到...

2024/06/1410

文艺副刊|“花季”青春

拿起一只名为梦幻的杯子,注入冲动,加上激情,调上叛逆,再以自信冲和,最后点缀上快乐,撒上忧愁,品味着这杯名为“花季”的摩卡,浓郁的芬芳涌满心头,花季,总会在不同的人身上变幻出不同的色彩。但,不管是沉稳安静的紫色,还是热情奔放的红色,是充满阳光的金色,还是包容博大的蓝色,花季的颜色永远是最明亮耀眼的。世界上再没什么比青春更美好的事情了,的确,青春的美好,花季的快乐,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值得珍惜的回忆,我...

2024/05/2525

文艺副刊|山间小镇

江面时不时的有微风吹拂上来,使我还不至于热的难受。我站在这盘踞于怒江边上的民族学校往外看:翠绿的山、安静的小镇、奔流的怒江,我总能被这样的景象分神。这座绿色的山恋从怒江的一侧拔地而起,在民族学校前方高高耸立着。在冬春季节,只要雨势渐起,雨和雾便笼罩在怒江之上,一连数天,云雾遮住视线,便只能听见怒江水滚滚的声音,公路上汽车轰鸣声,建筑工地的噪声,全都回荡在这一片白雾之中,有时候雨势减弱,接着,好像有...

2024/05/2431

文艺副刊|诗两首

诗两首(一)秋风起了可以去一个偏远的村庄种下桂花和风铃草追逐田间余晖和风雨若是喜欢可以有一个不大的院子装得下露天的厨房时常冲煮咖啡和佳肴也可饮酒便在阳台之上围炉风吹动晾晒的花衣裳像是红袖添香的姑娘偶尔厌倦便去远游山间吧眼里一定会有光天边也有如火的晚霞千帆过尽终会想起哪里是家定是缓缓而归牵手走入梦乡(二)我有个犄角旮旯的地方院门外有树缠藤和小黄花院门里是稀松的树影和零散的灯光出门可以跑步,进门可以读...

2024/04/22108

文艺副刊|忙是什么

忙是什么?在字典上,忙是指事情多,没有空闲。每天早晨,在公交车里,我时常会看到许多背影一个个沉默而疲惫的背影,迈着仓促的步伐与我擦肩而过。在生活中,智者忙着思考问题,愚人忙着高谈阔论,商人忙着争取盈利,医生忙着救治病人。忙,只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忽略了一些什么呢。我们早已因忙碌而忘记了儿时蟋蟀的鸣叫声,忘记了与家人团聚时的笑容,忘记了闲庭独坐,静心闻茶香的愉悦。时光,就这样从忙中悄悄留...

2024/04/15135

文艺副刊|思念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思念已故的人不仅仅只是在清明这一天。夜已深,我却睡不着。每当想起你,我的眼泪就会情不自禁的从一只眼睛里划过鼻梁,再流到另一只眼睛里。思念一个人的滋味,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一别已是第九个年头了,可是思念却没有停止过。你的琴声是那么动听,你的笑容是那么和蔼,你的肩膀是那么宽厚,你的爱是那么无私。你是我这辈子永远都忘不了的人。背上你心爱的手风琴用它演奏一曲《西班牙斗牛...

2024/04/08151

文艺副刊|小钓

七月的这几个星期来,天气一天较之一天的炎热,只不过偶尔也会出现一阵猛烈的、短暂的雷雨。小城周围的庄稼地里满目苍翠,一片片成熟的烟叶迎风招展,再过两个星期,这大片大片的绿叶子也将变成金叶子。枯沟里有绿色的蜥蜴在暖和的气温中舒适地呼吸着,懒洋洋地看着世界。河边茂密地长着一人高的、开着白花的植物,河里的水流过砂岩,穿过稻田,漂向远方。骠川坝子上,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满坡满地的都是毛茸茸的、金黄色的万寿菊...

2024/03/09218

文艺副刊|文理思维

针对文理思维的差异,部分心理学分析中是这样描述的:文科的发散思维更全面,是人们沿着不同的方向思考,通过重新组织当前已有记忆存储信息,产出大量新奇和独特的思想,是一种由点到面,散枝开花的创新性思维。理科的聚合思维更直接,是让我们从一个比较狭窄的视角去分析某个问题,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一个点上,是一种由面到点,九九归一的创新性思维。去研究以上所述,是从需要带领一帮理科小孩开始的。曾经求学生涯中始终将我...

2024/01/30296

文艺副刊|冬

岁去流寒凉困清波猫奴叹感长冽长疾影徒呼浓凛浓流年澜惊锦花促急浮壒四合地坼又天寒沉墨八荒言冰且话残冬,肃寒矣素裹银装披柔诉恬缕缕烟霜弦阳春纷纷皑雪辞下里华裘川络枯木待琋半亩寒香悠心瞳千尺碧芬诉冬美冬,柔美哉须臾韶华冬当以行一弦一柱画妖妖一笔一墨写芊芊提质增效赋能添彩踔厉隆冬强内涵砥砺岁腊提质效冬,励进也【图文:杨仙强责任编辑:左建光和岳松】

2024/01/21302

文艺副刊|怡楚

怡楚晨兴理梦途,怡楚昭昭路。凛冬不露芒,晓初尽盎然。学社孩提竞路繁,古稀铄老呼愁寥。偶逢牙患叇心愁,舒漪词笔销氲霾。扶光展锋轮,怡楚韵采采。月岁喜静好,欣容时难败。灵之进者创峥嵘,灼灼芳华摇奋篙。荒之柔使领清恬,菁菁采色曳辰宇。晚傍望舒时,怡楚亦焕然。望舒清浅渡,柔甲绝肃寒。扶摇抚颊唤忧芜,自是烟雨任神驰。旷野笼江吆夜眠,涤荡欢清洗铅华。芊芊怡楚,你我同沐。采采幸祚,镌当以铭。【图文:杨仙强责任编...

2023/12/31354

文艺副刊|故乡

我的故乡,是位于彩云之南中部偏西的一个小山村。藤桥流水,古色古香,乡间熟语,老灶炊烟,羊牛成群……在红尘摆渡、锦岁素年的变迁中,这些元素从未失去原来的色彩,宛若璀璨无垠的星河,让每一次的回首醇饮,都充满了回味与甘怀。小时候,故乡是我们孩童纵情天真游乐、肆意无邪挥洒童真的港湾。无论是露湿的清晨,还是烟波笼罩的傍晚,我们都不会缺席乡间小道的“热火朝天”——或是两人对弈弹弹珠,或是三五成群打“纱包”(用...

2023/12/26361

文艺副刊|冬至

有了冬至,这个世界上才有了节气。冬至又称“冬节”,它是第一个被确定的节气,是农历中最重要的节气之一,冬至是万事万物的开始。冬至是隆重的,人们会用各种祭祀来表达对天地的敬意,用各种仪式来寄托对丰收的愿景,所以冬至大如年,那是肯定的了。你看,一年中最长的夜带来的不是绝望,而是对渐长白天的希望,正如人生中的低谷是值得被庆祝的,难的是何时才是真正的低谷呢?所以冬至被确定是一件伟大的事,它不仅仅是一个日子,...

2023/12/22346
1 2 3 4

官方公众号

手机号

Copyright © 2019 云南建投第十四建设有限公司 滇ICP备19006926号-1
技术支持: 奥远科技
滇公网安备530114020
OA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