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副刊|山间小镇
发布时间: 2024-05-24      作者:admin    浏览:31 次

江面时不时的有微风吹拂上来,使我还不至于热的难受。我站在这盘踞于怒江边上的民族学校往外看:翠绿的山、安静的小镇、奔流的怒江,我总能被这样的景象分神。

这座绿色的山恋从怒江的一侧拔地而起,在民族学校前方高高耸立着。在冬春季节,只要雨势渐起,雨和雾便笼罩在怒江之上,一连数天,云雾遮住视线,便只能听见怒江水滚滚的声音,公路上汽车轰鸣声,建筑工地的噪声,全都回荡在这一片白雾之中,有时候雨势减弱,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扫清了河谷——气温回升,微风吹拂——突然之间,便又能一眼望到底的山;在夏季阳光普照的日子里,靠近山顶的一株株树木又似乎被热气熏得哆嗦不已。

在闲暇的日子里,可以越过江面的桥爬上翠绿的山顶,可以看见整个蛮蚌和民族学校,则又是另一番景象。山势没有江的那边陡峭,在山的中间被一条尘土蔽日的公路拦腰斩断,最上方是山的坡顶,地势要陡峭一些,不适合开垦田地,便有一排排的树林立,白天的时候看不见山上有人家,晚上的时候又能看到零星一束微弱的光源;往下一些,坡度减缓,山地便被开垦成了一条条的田地,可以种上大片的甘蔗,再往下一点,土质稍好,梯状台地更加宽阔,便能种上一些卷心菜、土豆、萝卜。现在是夏季,甘蔗的节气在这里已经接近尾声,能被人享用的甘蔗早已经被沿着公路两边贩卖给来往的路人,剩下的田地里的甘蔗则被一车一车的拉进糖厂以供他用。当收割了甘蔗则被种上其他蔬菜、瓜果,每一寸土地都不会被浪费,每一个环节都不急不慢,各有自己的时令,每一个时令,都有着老百姓用手完成的简单活计。

路的两边便点缀着各个居民点,有远处看起来十分渺小的、建设中的民族学校,有驻守在边防的人民军队,有朝空中喷吐雾气的酒厂,有伸进怒江的混凝土碎石挡墙和江堤。刚来的时候这些居民点的建筑都有些老旧,还能看到青瓦盖顶的木土建筑,最豪华的建筑便是小镇的乡镇办事处。随着时间的渐进,民族学校的兴建,当地有些聪明的人家有些富余的话也开始改造自己的房子,都改成了小三层的楼房,它们和其它许许多多的城市建筑一样,刷着白色的漆,贴满了各色的瓷砖,外墙上连给水的管子都还裸露在外面,也不知道那一天就掉下来。一层被改造成吃食的小店——明丽小吃店,店里能做几份快餐,炒几个简单的菜,煮一碗面条、米线,还有一个小冰箱里存放着几种饮料,几张桌子,几条凳子。二楼上的房间要多一些,也都被来建设民族学校的工人们挤的满满了。

在往下走,怒江的水便在尘土下面悠悠地淌着,绿色的水就像是在这山峦间一条绿色的丝带,连接着怒江人民的情谊。


【文:叶江南  责任编辑:左建光  和岳松】


分享到: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豆瓣网

QQ好友

官方公众号

手机号

Copyright © 2019 云南建投第十四建设有限公司 滇ICP备19006926号-1
技术支持: 奥远科技
滇公网安备530114020
OA
返回